中国yabovip3入口网址--任意三数字加yabo.com直达官网旅游网欢迎您!

青青金佛山 呦呦福南川

  深秋时节,山王坪万亩水杉、柳杉便呈现“平分秋色”景观。

  隆冬时节,金佛山被皑皑白雪覆盖,成了银装素裹的冰雪王国。

  位于凤嘴江畔的尹子祠,是后人为纪念东汉大儒尹珍而修建的。

  马嘴实验学校编定了《小小李时珍》校本课程,教孩子们识别各类药材。

  野生银杉。

  金佛山乔木杜鹃。

  野生古树茶。

  金佛山方竹。

  野生银杏群落。

  核心提示

  文化是诗,风景是远方。

  南川,从满目苍翠的金佛山走来,从尹子祠的琅琅读书声中走来,从龙岩城上的烽火岁月中走来,跨越千年历史长河,朝着梦想的远方努力奔跑。

  寒来暑往、山花烂漫,春夏秋冬、四季缤纷,这就是南川的景;三山聚首、三江汇流,山环水绕、小桥流水,这就是南川的城;十二金钗、月月花开,田园风光、美丽乡愁,这就是南川的乡。金佛山下南川城,南川城外大观园,景、城、乡如此浑然天成地联系在一起。

  南川因生态而美,因人文而美,因人们对这片绿水青山的坚守而美。学好用好“两山论”、走深走实“两化路”,南川正擦亮金佛山“金”字招牌,着力提升旅游含金量,让“金佛山·福南川”给人们带来更多获得感、幸福感,努力在重庆“行千里·致广大”中实现更大作为。

  山花烂漫丛中笑

  一座山能给人多少遐思?横亘天地的巨大睡佛,是善缘,是庇佑。绝壁盛放的乔木杜鹃,是自信,是惊艳。而那些密布千沟万壑的动植物,是自然的馈赠,是时间给南川人的宝藏。

  一座城能给人多少依恋?穿城而过的河流,两岸随风摇曳的垂柳,是灵气,是格调。整洁干净的大街小巷,是品位,是态度。而点缀在城市高楼大厦中的雕塑、馆藏,是文脉,是传承。

  南川人爱金佛山,爱它的博大,爱它的包容,更爱它四季变换的美。南川人爱南川,爱它的精致,爱它的宁静,更爱它养育了一代又一代胸怀理想、顽强拼搏的人。世世代代,南川人精读一座山,深耕一座城,心居一片田,守护一方家园,也守护着中外游客的诗和远方。

  青云之志:山登绝顶人为峰

  10多年前,金山镇药农赵小明上山采药,不慎摔下悬崖。生命垂危之际,一只被当地人救治过的黑叶猴跑到十几里外,引来村民救下了赵小明。方圆1300平方公里的金佛山生活着上百只黑叶猴,赵小明和村民们从不惊扰它们,它们也从未打扰他们,仿佛彼此都只是山的一部分。

  和赵小明一样,养蜂人唐洪也常常觉得自己是山的一部分。曾经,他家徒四壁,外出打拼失败后回乡养蜂。每年七月,他背着上百斤蜂箱,一步一步攀上悬崖,爬到海拔2000多米的柏枝山采稀有的黄柏花蜜。几年来,他上上下下柏枝山上百趟,背过蜂箱两百多箱。脚、肩膀、背一次次磨破、愈合,直到结成厚厚的老茧。2017年,大山终于给他最甜蜜的回报——采蜜2600多斤,收入40多万元。唐洪用他上百趟的攀爬,诠释了“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的内涵。

  景怡天下:中外游客闻香来

  因为山在那里,南川人依恋故土,守护家园。

  因为山在那里,中外游客纷至沓来,流连忘返。

  这里有无数风景期待你的到来,更有无数故事需要你去发现。

  如果你幸运,你会在某个太阳初升的早晨,看到龙岩城南面洼地雾霭浓浓,蒸腾而上,在龙岩城北面巨大的豁口处奔涌而下,形成壮观无比的金色云瀑。

  如果你激情,你会在某个万里无云的夏日,深入金佛山曲折幽深的洞府,邂逅一万只遗世而居的金丝燕,或者踏进清澈冷冽的暗河,偶遇一只通体透明的小鱼。

  如果你烂漫,你会在某个暖阳当空的冬日,呼朋引伴,漫步花山山麓,来一碗麦耳朵,品一份方竹笋,尝一尝碱灰粑,再来一碗浓稠的油茶,消腻解乏,让你唇齿留香,幸福满满。

  如果你惬意,你会在春天、夏天、秋天、冬天,一次次来到“十二金钗大观园”,温软柔媚的樱花,接天映日的荷花,浪漫美丽的玫瑰,傲雪高洁的梅花……“十二金钗”各有风华,各有气质,即使你来过一千次,还会有再来一次的理由。

  天人合一:奋力提升含金量

  大地无言独自厚,高山不语绝非平。大山无言,上万年来,金佛山默默守护、滋养,守护一方山水灵性,滋养万物勃勃生机。南川人世世代代靠山吃山、爱山护山,与大山相互依存,与万物和谐共生。

  从全局谋划一域,以一域服务全局。南川谋划和推动景城乡一体化发展,标定了南川旅游高质量发展新坐标,努力交出一份全域旅游发展的“南川答卷”。精读一座山、深耕一座城、心居一片田,以金佛山景区为核心,以南川城区、生态大观园区为重要功能区域,整体设计“金佛山—城区—大观园”景城乡一体化发展布局,打造城区至金佛山“景城一体”旅游经济带、大观园“景村一体、农旅融合”乡村振兴试验示范带,推动景区、城区和乡村一体规划、一体建设、一体营销、一体管理、一体服务。南川大地景区、城区、乡村一体发展,处处皆景,满目苍翠的绿水青山正在变成沉甸甸的金山银山。

  悠悠寸草报春晖

  仰望浩瀚苍穹,无数星汉辉映,皎皎其质,用神秘和光芒吸引永恒探索。

  俯身南川大地,古今仁人志士,挥洒汗水,穷尽智慧,把梦想扎根在大山里,把希望播种在荒芜土地上,把奉献传承在血脉中,用青春和生命守护一方热土。

  战天斗地:敢叫石漠换青山

  3月19日,山王坪林场护林员吴登灿、韦宗文、刘义学一大早就开始了一天的巡逻。这几天天气晴好,巡山既要检查树木的生长情况,还要提醒村民不要野外用火。

  山王坪是全国首个喀斯特国家生态公园,每年夏天,都会吸引大批游客来避暑,村民因此吃上了旅游饭。2016年,一张“平分秋色”的照片让山王坪更火了,乡村旅游从夏季一直旺到冬天。

  谁能想到,40年前,这里还是石漠化严重的荒山,山上除了石头就是杂草。

  谈起这万亩森林,当地村民总会想到石在良。出生在山王坪下鱼泉河边的石在良,1976年被聘为林业员,1980年调到山王坪工区,和成百上千造林人一道,在山王坪封山造林。

  封山造林,本就不是易事。在石漠化严重的山王坪造林,更是难上加难。

  第一难,封山。山上的杂草是村民的“天然牧场”,封了山,村民到哪里放牛,去哪儿割草?

  第二难,造林。满山的石头,怎样才能把树种下去?

  第三难,树种选择。石漠化土地种什么树成活率才高?

  第四难,树苗培育。万亩荒山需要大量的树苗,树苗从哪里来?

  ……

  石在良没有退却。他挨家挨户做工作,不知道吃了多少“闭门羹”。他的种树规范近乎苛刻,挖出的树坑要精确到厘米。刘义学当年参与了种树,他说,只要没达标就必须返工,就是壮劳力一天也只能挖二三十个坑。

  为了选择合适的树种,石在良带着技术人员在石漠化土壤中反复试种,最后确定了柳杉、水杉等适宜品种。他们自己培育树苗,还捡来水杉树枝搞扦插。

  种下的树苗,他百般呵护。村民刘义云家的牛跑到山上,损坏了一棵柳杉苗。石在良将牛扣下关了“禁闭”,刘义云缴了10块钱的罚款才将牛牵回家。“当时,一个劳动力一天能挣一角多钱,10块钱相当于3个月的收入。”

  村民们不理解,都是乡里乡亲,为什么这样“不近人情”?但自那以后,村民的牛不再“敞放”。

  在石在良的四个孩子看来,父亲总是那么忙。她们心中总是有谜一样的问题:为什么山王坪离家只有一小时脚程,却总见不到父亲回家?为什么邻居都说父亲是林场“管事”的,可他的手却总有厚厚的老茧?为什么学校放农忙假了,舅舅舅妈都来帮忙,父亲却不回来?为什么生病的父亲头一天住进医院,第二天又悄悄回到了那片林子?

  现在,石家四姊妹的疑惑已经得解。她们终于明白,为什么父亲离世20多年后,山王坪周边的村民还对他念念不忘。

  40年来,在一代一代造林人的共同努力下,山王坪万亩荒山变成了景区,附近开起了50多家农家乐,带动了1000余名村民就业。

  山王坪这片绿水青山,正在成为村民的“金山银山”。

  兄弟接力:三十八载护银杉

  银杉,三百万年前第四纪冰川后遗留至今的稀世珍宝,中国独有,全国仅有重庆金佛山和广西花坪两个以保护银杉为主的自然保护区。因其珍贵,被誉为“植物熊猫”;因其久远,被奉为“植物活化石”。

  在南川区金山镇龙山村,有三兄弟,用整整38年光阴,默默穿行于苍莽的大山中,用汗水和生命守护银杉,守护金佛山的绿水青山。

  3月19日早上7点多,李光华和弟弟李光明出门了。两人身穿迷彩服,脚蹬解放鞋,背着泛白的背包,里面是一壶水、一盒饭、一把长把弯刀,例行去巡山看护银杉。

  李光华第一次见到银杉,是1980年跟着大哥李光明巡山时。那次,他跟在大哥身后,在荆棘丛生的密林中爬了两个小时,终于见到了传说一株价值一架飞机的银杉。

  然而,两个小时,是他们从家到距离最近的一株银杉要花的时间。甑子口、银杉岗、老龙洞……每个生长银杉的地方,都荆棘密布,陡峭无比。最远的老龙洞,往返一趟要八九个小时。“上山脚发软,下山脚打闪”,李光华第一次跟着大哥巡山,回家后全身酸软,三天下不了床。他们平均每月巡一次山,摸黑出门,摸黑回家,一个月有10多天都在荒无人烟的山里跋涉。

  林子里没有路,他们就随身带着弯刀,自己开路。路上没有伴,他们就和鸟儿、野鸡、麂子、黑叶猴说话。遇到蛇,他们会捡根树枝拂一拂:你还不走啊?蛇看看他们,慢慢再见。时间久了,偶尔在林子里听到人声,他们总是拖长声音“哦—”“哦—”相互呼应,仿佛是山里的两只动物。

  到了采种季,他们化身为最敏捷的猿猴,攀爬上树采银杉果。野生银杉大都长在悬崖边的山脊上,一边是尖利的石头,一边是笔直的万丈悬崖,很多人连靠近都不敢。李光华、李光禄背着尼龙口袋剪成的背包,穿着解放鞋,双手抱树,青筋突出,双脚一寸一寸往上移动。

  “摔下去就把命都丢了,怎么不怕?”李光华淡淡地笑着,“但是周围邻居都不敢爬,我们不爬,哪来的银杉果,怎么人工育苗?”他们和科研人员一起繁育的3000多株银杉苗,最大的已经碗口粗。

  38年,大哥李光明已经长眠青山,李光华和李光禄还在坚持。38年,从少年到白头,从生聚到死别,李家三兄弟在金佛山里守护着野生银杉和3000多株人工繁育苗。每年,他们每人穿坏10多双解放鞋,走路2000多公里。38年行走的路程,可以绕地球两圈多。

  悠悠青山里,爱山人长存。

  绿韵千秋绽芬芳

  生态文化:绿水青山金银山

  200万年前地球迎来第四纪冰川,南川因大巴山脉和娄山山脉如屏障一般滞缓侵袭,加之四川盆地内陆与云贵高原气候影响,温暖湿润,雨量充沛,为植物迁移与保存提供了有利环境。金佛山成为世界古植物区系的重要避难所,保存了8000多种动植物资源。

  守护绿水青山,南川人一直在接力。已有的资源,南川人尽力保护利用;无数的荒山,南川人敢叫它披上绿装。

  3月16日,金佛山东坡,林农汪启禄很早就上山。种树、守山,他20多年大部分时间就干这两件事。

  1994年,汪启禄承包了集体荒山1160亩,成立全区首家农民股份制林场——启禄林场,走出了他植树造林的第一步。

  造林的辛酸难以言喻。为了不误植树的黄金时间,每年春秋二季,他把家搬到林子旁边;为了追赶偷树人,他摔成腰骨撕裂;为了补足资金缺口,他悄悄卖了妻子辛辛苦苦喂养的20只羊。

  20年间,汪启禄种植水杉、柳杉、枫香等树木100多万株。2014年,汪启禄将自己抚育的8560亩林地流转给一家园林绿化公司,获得转让收益1130万元。

  荒山变青山,青山成金山。绿水青山,正引领着南川人一步步幸福向前。

  前不久,南川区大有镇石良村5组村民冯光成将自家30多亩林地作为股份,交给专业合作社统一打理,从一个地道的农民摇身一变成为股东。按照入股协议,他不仅能领到林地流转保底收益金,还能按股分红。

  老冯生活的变化,得益于该区在村里进行的林业“三变”改革试点——村民将闲置的林地等固定资产量化成股份交给村集体,村集体再联合村民以股份合作的形式成立合作社,共同开发经营山林。同时,引入社会资本进行统一管理,并将各种涉林资金、扶贫资金在不改变资金性质的情况下为村民配股,达到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目的。

  通过林业“三变”改革,该区已有1700多亩林地量化折股,新培育森林人家40家、家庭林场10个,林农已获取林地流转保底收益金36.9万元,真正实现了山林盘活、农家增收。

  本草文化:风过南川闻药香

  3月15日清晨,南川区水江镇山水村村医向云林不到六点就起床。他包了一碗冷饭,出门往山王坪一个叫野猪圈的地方走去。野猪圈现在人迹罕至,植被生长得非常好。他要去那里寻一味药。

  向云林今年七十二岁,身板硬朗,是南川有名的老中医。他的医术由老一辈行医人言传身教,而后成为自己一生的谋生技能。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南川,很多中医都和向云林一样,他们的药大多是自己去森林中采集。南川的山,药用植物达到4000多种,占全国已知药用植物的38%,是个名副其实的天然大药库,滋养出一辈辈的行医人。

  中医药学在南川的传承,最早可以追溯到东汉。东汉时期,儒学家尹珍来到南川,带来了许多医学宝典,其中最重要的是《黄帝内经》。中医药文化从此在南川生根。

  明代时期,南川中医药得到极大发展。清朝光绪元年,南川发掘出图章一枚,上刻“南川县医学记”,背刻“洪武三十五年礼部造”,这表明明代南川已有医馆。清朝时期,南川名医辈出,咸丰八年,南川即开办学堂培养中医人才。

  抗战期间,疟疾肆虐,欧美生产的特效药奎宁难以进入国内,奎宁替代品成为全国医疗机构的一项重大课题。于是,金佛山道地中药黄常山进入政府视野。在金佛山种植黄常山被列入抗战国策,由国民政府中央农林部直辖的南川金佛山垦殖实验区负责黄常山种植,军政部军医署负责黄常山药丸的研制生产。经过两年的努力,金佛山黄常山种植面积达到1000亩,为抗战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后来,南川金佛山垦殖实验区几经改革,成为今天的重庆市药物种植研究所。

  现在,南川区把中药材种植作为特色产业进行培育,并建成了全市首个中医药科技产业园。2018年,中药材种植面积达35万亩,仅玄参就占了全国产量的60%。

  风过南川闻药香。南川,在“两化路”上动力强劲,步履坚实。

  金佛山五绝

  银杉

  “植物活化石”银杉最先被世人发现是在金佛山。第四纪冰川后,银杉在国外绝迹。1938年,森林植物学家杨衔晋在金佛山发现了活生生的银杉,这一消息轰动了海内外。迄今,金佛山发现野生银杉1997株,是全世界最大的野生银杉群落,为世界科学工作者研究冰河时期植物生长提供了活标本。为了延续“植物熊猫”银杉的生命,南川区已率先实现了银杉的人工繁育。

  杜鹃

  杜鹃花被誉为“花中西施”,弯尖杜鹃、麻叶杜鹃、阔柄杜鹃、金山杜鹃、黄花杜鹃、喇叭杜鹃等六种杜鹃为金佛山独有,被称为“世界六大杜鹃奇葩”。金佛山除了生长着世界独有六大奇葩杜鹃,还有获吉尼斯纪录的千年“杜鹃王”,它是国内树龄最古老、树干最雄壮、树冠最宽阔的千年乔木杜鹃。

  银杏

  金佛山拥有全球最古老基因的银杏。因受第四纪冰川影响,古老的原生银杏在世界上基本绝迹。1997年11月,科考队在金佛山原始森林中发现了野生银杏植株,这一发现填补了银杏未发现原产地的空白。在金佛山南部银杏村,有一大片野生银杏群落,总体数量约3000株。据专家考证,这是迄今全世界发现年轮结构最完整、跨度最长、植株数量最多、单株树龄最高的野生银杏群落,最大植株树龄在2000年左右。

  古树茶

  明代徐光启在《农政全书》中写道:“涪州出三般茶:最上为宾化……”宾化即当时的南川。现金佛山仅存399株野生古树茶,其中最大一株树龄2700余年,被茶业界视为“茶树鼻祖”,被国际茶文化研究会誉为“天赐佛茶”。

  金佛山方竹

  上世纪40年代,植物分类学家耿伯介在金佛山古佛洞前发现方竹后,便以发现地命名为“金佛山方竹”。金佛山方竹中国独有,“独”在远看竹身是圆,而近触竹身却是方;横切竹身细看,空心部分是圆,竹体部分是方。方,是为人之本;圆,为处世之道,金佛山方竹的独特形态暗合了几千年中华传统文化中的“和合”内涵。而金佛山方竹笋不发于春,独于秋季破土,傲然于高寒处先发的品格,更是与雨后春笋大为不同。

  名胜古迹

  龙岩城

  建于南宋时期,系渝黔咽喉要道,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城内遗存有南宋宝佑年抗蒙摩崖石刻碑,是宋蒙之战中四川地区一座“全城却敌”的城堡。与合川钓鱼城互为犄角,并称姊妹城,一南一北庇护着一方土地。

  尹子祠

  公元107年,东汉大儒尹珍自南川地区前往洛阳求学归来后,在南川设帐讲学,“南域始有学焉”。后人为纪念尹珍而设尹子祠,文人学士常聚会于此,研习讲学,儒学文化在南川发扬光大。

  山王坪

  山王坪奇峰异石千姿百态,是国内首个喀斯特国家生态公园,是中国首批森林氧吧。万余亩成片的水杉、柳杉依山成形,形成了“春秋同框、一半春天一半秋天”的独特森林奇景。

  南国雪原

  金佛山拥有长江以南罕见的冰雪资源,冰雪期长达三个月之久,是名副其实的南国雪原,有“东方的阿尔卑斯山”之称。隆冬时节,更有山上大雪飘、山下温泉涌的“冰火两重天”之趣。

  盐井梯田

  明朝年间,一李姓村民偶得产盐之井,便邀约聚居于此的李氏、王氏家族凿井取水晒盐,盐井村由此得名。后因禁止私盐,盐井被封,但村民世代开田种粮、男耕女织,成就了万亩梯田。暮春时节,层层叠叠的梯田水波荡漾,犹如银丝带盘绕而上,勾勒出“醉”美曲线。

  金佛山世界自然遗产

  地球生物基因库

  金佛山拥有动植物资源8000多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植物16种。金佛山还保存了地球上众多的孑遗植物,被国内外植物学家视为圣山和“地球生物基因库”。

  中华药库

  金佛山拥有药用植物4000多种,占全国已知药用植物的38%,其中玄参产量占全国的60%,是名副其实的“中华药库”。目前,南川已建成重庆唯一的中医药科技产业园。

  天下第一桌山

  金佛山是典型的喀斯特桌山地貌,山顶平缓,如一张巨大的方桌,摆放在天地之间。金佛山桌山桌面面积超过60平方公里,桌山一级陡崖、二级陡崖周长均超过50公里,高差近500米,造就了云瀑、云海、佛光等气象奇观。山体内隐藏着以古佛洞为代表的世界最高海拔洞穴系统,探测长度大于25公里。洞内有面积上万平方米的地下大厅,有玲珑精致的钟乳石,还有古人留下的熬硝文化遗址。(本版图文均由中共南川区委宣传部、南川日报社提供

新闻表情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支付方式 | 辽ICP备10012394号-11 | 绿色中国梦 | |